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北京出租调价听证唯一反涨价者政府企业应承

2018-11-01 02:08:37

北京出租调价听证唯一反涨价者:政府企业应承担

【核心提示 】多数代表表示,在当前高昂的物价之下,2006年至今未调价的出租车行业,调价已经势在必行。唯一反对涨价者是来自腾讯的消费者代表吴婷,她认为涨价并不能解决打车难。“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大家对提高出租车司机的待遇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友们普遍有这样一些问题,就是出租车涨价是否一定要让乘客来买单?”来自腾讯的听证会参加人吴婷,是全部25位参加人中唯一不赞同调整的。

原标题:出租车行业代表全赞成2.6元/公里

吴婷(消费者)

把起步价还是维持10块钱,但是(起步距离)两公里内。另外,每公里调整到2.3元或者2.6元,我建议每400米调整到一元,既不产生零钱的问题,也会让乘客和出租车司机都比较满意,比较适合打车的模式。因为一公里一计价的话,那3.1公里和4公里是一样的。——牛志远

昨日的听证会上,有8名代表同意方案二,即每公里基价为2.6元。这其中包含了3位出租车司机、2位出租车公司代表、1位专家、1位人力社保局工作人员,以及1位政协委员。

昨日下午的听证会开了4个小时,其中绝大部分时间是24名听证会代表发表自己的建议。多数代表表示,在当前高昂的物价之下,2006年至今未调价的出租车行业,调价已经势在必行。唯一反对涨价者是来自腾讯的消费者代表吴婷,她认为涨价并不能解决打车难。“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大家对提高出租车司机的待遇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友们普遍有这样一些问题,就是出租车涨价是否一定要让乘客来买单?”来自腾讯的听证会参加人吴婷,是全部25位参加人中唯一不赞同调整的。

“现在如果让我以一个消费者的身份,在方案一和方案二中做选择的话,我觉得压力挺大的。”在发言完全结束时吴婷依然没有在两个方案中做出选择,只是表示,能否出租车公司和政府多承担一些,而不是一定要消费者来买单。

与之同时,来自出租车行业的代表则一致呼吁出租车涨价,且倾向于第二种方案,即基价标准为2.6元/公里。

新京报蒋彦鑫

1同意那种调价方案?

消费者

大部分同意小幅上调

郭建华(肯德基退休员工):

我同意方案一的调整。但司机收入增加转嫁到乘客,份钱高,以及通过这次调价所带来的收益是不是能够到司机手里,真的增长到司机身上,这块是消费者质疑的一项。大家也有一些疑虑,因为价格的调整势必对打车人群的减少会出现一定的影响,会不会造成空驶率增加?

贾军亚(北京京润汇商贸有限公司法务部高级经理):

我认为在目前物价、油价相对于2006年明显上涨的前提下,出租车价格并非不能调整,尤其(应)小量调。

在相关利益方尚未完全出台政策之前,不应全部进行调整。尤其是需要对承包费收费依据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核算之后,综合各方面的原因,才能具体地核算出来调价的幅度。我同意方案一的第二点和第三点。同意结构性的调整和价格出台的时间。

吴婷(腾讯):

让我以一个消费者的名义在方案一和方案二中做选择的话,我觉得压力挺大的,我想说的是,在这个问题上能否出租车公司和政府多承担一些,而不是一定要消费者来买单。

的哥和出租车公司

保障收入同意方案二

刘韶山(出租车司机):

我同意方案二,2.6元/公里的方案。这样在高峰时段我们肯定会积极出车运营,毕竟我们出车就是为了挣钱。对于乘客来说,高峰之后打车又回到了原有的计价标准,对其他社会车辆、外地游客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王建生(出租车司机):

作为出租司机我支持也同意第二方案。现行的结构性租价定于1991年,已经22年了,面对交通拥堵、出租车的服务能力下降也是情理之中的,这也必然出现了打车难的现象。就交通拥堵而言,在现行的结构性标准的情况下,停车等候每五分钟加收1公里的租价,如果在道路严重拥堵的时段,单提出一小时的堵车时间计算,我们出租车驾驶员收24元,如果减去9.12元的应交企业费用,再减去11.79元的堵车油耗,那么我们出租车司机净收入一小时仅3.09元。这么一算,我们出租司机在道路拥堵的时间段的付出和收益是不成正比的。这也正应了出车赔油钱、不出赔份钱的行里话。

梁海晨(首汽集团)

王学强(北京新月公司)

两人均同意方案二。[1][2]下一页【核心提示 】多数代表表示,在当前高昂的物价之下,2006年至今未调价的出租车行业,调价已经势在必行。唯一反对涨价者是来自腾讯的消费者代表吴婷,她认为涨价并不能解决打车难。“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大家对提高出租车司机的待遇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友们普遍有这样一些问题,就是出租车涨价是否一定要让乘客来买单?”来自腾讯的听证会参加人吴婷,是全部25位参加人中唯一不赞同调整的。

官员学者等

过高租价会导致黑车反弹

郑实(北京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

关于基本租价,我倾向于2.3/公里的第一方案。因为2.6元/公里这个方案就会导致乘车的成本过高,很可能导致非高峰时段供需的变化,司机的收入并不能改善的情景。而且,在黑车还没有得到有效治理的情况下,过高的租价反而会导致这种现象的蔓延或者反弹。

柏澜(北京市人力社保局):

我赞成这次对出租汽车价格做适当的调整。2011年7月,我们对全市出租汽车驾驶员调查,从年龄结构上分析,现在40岁以上的出租汽车驾驶员占总体从业人员的60%,其中岁出租汽车驾驶员占47.09%。我认为通过调整出租汽车租价有利于调动驾驶员的积极性,进一步增强行业的吸引力,提高高峰时段出车率,调节交通的出行要求。

2调价能否缓解打车难?

官员学者等

能否缓解打车难需跟踪

杜立群(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我同意方案一。不能仅有一个出租车价格调整的方案。这次如果调整了价格,我建议在限定的时间内对现在的方案进行及时的评估。看看能不能用经济手段解决运营效率和高峰时段出车率和增强出租车驾驶员的职业吸引力,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要有一个现实的在规定时间内有一个评估的机制,看看我们的政策上调的机制这个量是多少,要有这样一个机制。

张伟(交通委运输局):

针对行业当前的一些突出问题,市政府4月份发布了《关于加强出租汽车行业管理提升服务的意见》,明确地提出了根据城市交通整体发展出发,科学确定了出租汽车的定位和合理的规模,来强化企业主体,提高规范化的服务水平。特别提到了综合运用行政的、经济的、技术的、法律的等等手段,租价调整不是唯一的方式,是多种手段,是25项措施中的一环,而且各个措施之间是环环相扣、相互支撑、不可或缺。

消费者

单靠涨价不能解决打车难

郭建华(肯德基退休员工):

消费者认为,要想真正地提高出租运营效率和高峰时段的出车率,增强出租驾驶员行业的吸引力和竞争力,更好地运用竞争手段促进出租车综合运营水平,彻底改变百姓出行难的问题,我们首先应该找到问题的根源,而不是单一地靠调整这部分价格来解决。因为只是单一地靠价格是不能解决出行难或者是拒载,以及司机在路边停靠,运载乘客的方便性。

李桂林(北京田目仁和广告有限公司):

想真正地把老百姓打车难的问题解决好,又要把出租车行业服务质量提上去,仅靠单一调价不能解决好。调价后出租公司绝对不能再以种种理由给出租司机涨价,否则本次调价就没有意义。

政府要出台出租车行业更严格的管理规章制度;依法整治出租车行业的不规范行为,如王府井大街地铁口打车难,漫天要价的问题。

-焦点

1.出租车份钱要不要降?

建议节假日给的哥降份钱

黄文改(隆福大厦退休职工):

出租司机的运行时间长,又没有节假日,我想是不是像公交似的,给出租行业一些补贴,小节日甭说,像春节、十一,七天假,别人加班都有双工资,出租司机没有。我想能不能在这两个节日的月份减点车份。

彭凤芹(华天餐饮公司):

我希望出租车企业能够把份钱更加透明化、更加细化,提高出租车司机的福利。比如节假日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比如说双休日免去他们一天的份钱,或者七天长假的时候免两天份钱,这样也能增加他们工作的效率和积极性。

郑实(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关于提价一种意见是认为份子钱过高,涨价不应该由乘客买单。很明显租价和份钱之间确实存在逻辑关系,我们不可能简单的割裂开来。但是应该承认,已经连续七年价格没有变动的情况下,从发改委第三方提供的企业成本监审报告中可以看出,除了车辆本身的价格在下降以外,其他各种成本在不断上升,出租车企业的利润空间已经是越来越少,这是事实。尽管我们承认企业的管理效益的提升,它的挖潜不是没有可能,这是要做的,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它的空间可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

2.怎么引导出租车高峰时段运营?

减少拥堵的哥才愿意出车

陈鹏(石景山杨庄北区居委会):

如果说涨价的目的可能是为了鼓励出租司机运营,高峰时段上路,来解决打车难的问题,我觉得在高峰时段进行调整,与平时的价格形成明显的差异,这样可能会起到更好的效果。也就是说,按第一套方案为主,在高峰时段采取第二套方案,也就是高峰时段每公里2.6元,其他的不变。

李文岩(出租车司机):

在高峰期等候费用上,5分钟2公里,很多乘客是不同意的,我是单班司机,我是5175元的份,按《劳动法》,除以20.9天,除以8小时,我一小时的份钱是30.95元。但我现在的等候是每小时24元,不算油耗,我每天就在赔钱。这次如果从出租司机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整体翻倍。

刘韶山(出租车司机):

高峰期间低速等候费调整为5分钟加收2公里租价,这一调整在经济上给予了驾驶员合理的补偿,提高了出租车司机的积极性,又消除了高峰过后没活儿拉的担心,既让乘客有了理性的选择,分散了客流,又保证了乘客的刚性需求。从这一点不难看出,方案在政策制定上兼顾了双方的利益。我和许多同行共同探讨分析了这一调整的变化,大家都纷纷表示这个方案是比较适用北京出租车市场的实际情况,在高峰时段我们肯定会积极出车运营,毕竟我们出车就是为了挣钱。对于乘客来说,高峰之后打车又回到了原有的计价标准,对其他社会车辆、外地游客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王家喜(北京丰田彩色扩印服务有限公司):

作为城市管理者,还是应该从如何缓解交通拥堵方面多下功夫、多做调研、实地考察,解决重点路段的拥堵,这样才能使出租司机愿意高峰期出来。所以从政府的角度还是应该考虑如何疏导交通、缓解拥堵,这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北京的交通状况。

王建生(出租车司机):

早晚高峰时段低峰等候每5公里加收2公里租费,这样既增加了我们职业出租司机在拥堵时间的收入,同时也提高了我们在拥堵时间的积极性。同时也会让客人在这个时间段根据自身的条件和道路交通的状况进行理性的选择。

张瑾(购物导报报社):

对于高峰等候2公里的计时,虽然司机们有很高的积极性,但是毕竟消费者买单,所以我觉得有一点偏高,建议在3元和4元之间考虑一个平衡点。

新京报汤旸整理

-故事

代表调研百位的哥

张瑾(购物导报报社):

我对100位出租司机和100位消费者进行了调研。

调研结果如下。司机80%赞成第二方案,认为高一点的话,收入会好一些。

但是他们也有四个担心,比如说担心如果调价不高的话挣不到钱,但是涨价太高的话会失去客流。那也就是说等候费用高的话,堵车的时候乘客可能会下车。再有就是会怕公司变相的涨价。

但是部分司机,只是少数的,不到20%,他们认为,可能还是第一方案靠谱。他们觉得如果做得好的话,会是双赢的,但是必须在管理上下工夫。司机认为堵车已经成了常态,许多司机认为现在已经不分早晚了,能不能把现在早晚高峰所谓的2公里的钱稍微降一点,把这个变成常态的加价?现在因为堵车不分早晚高峰,这是一部分司机的意见。但是他们对于每天2班的叫车有顾虑,觉得这个考核的硬指标有点难。这是第一个意见。

消费者的意见,85%的人赞同最好不涨价或者少涨价,或者是第一方案。那么15%左右的高端消费人群认为最好一步到位,甚至2..8元他们都能接受。但是消费者中也有“几怕”:

一是怕还是打不到车。

二是怕调价以后司机更会挑肥拣瘦。

三是怕早晚高峰堵车蹦字两公里太快了,他们觉得眼太晕,弄不好会下车。

四是怕老年人仍然被他们甩。

有些人觉得是不是公司管理这块太粗放了,有没有可能再精细地算点账,能不能适当再降一点。这是消费者代表认为。

大多数人对5块和8块觉得费用有点偏高,但是精英们认为这不高,打到车以后我都能承受。大家认为涨价不是缓解打车难的关键,关键是多方因素造成的,希望能够从缓解北京交通拥堵开始做起。

前一页[1][2]

织发采购
镀锌角钢
废气处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