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男子不满大舅哥恶行将其砸死全家开会称不追

2018-11-01 01:37:17

男子不满大舅哥恶行将其砸死 全家开会称不追责

袁野绘  他脑海里永远抹不去这一幕:女儿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满脸泪水地苦苦哀求:“舅舅求求你了,别打了,好疼……”声音如芒刺心。“今天不整死你,我们一家都得被你折磨死。”借着酒劲,他心一横:抡起DVD机向大舅哥头上砸去,连续猛击六次,直到大舅哥倒在血泊里……  12月7日,在市公安局铁西分局凌空派出所了解案情时,副所长刘东道出了事情原委——  可疑尸体引出离奇案  12月4日,于洪殡仪馆接到一具尸体:死者面部有明显的外伤。  死者的亲友都是这样解释死因:他头天晚上喝了2斤白酒,一头撞到电视柜上,因用力过猛撞死了。可殡仪馆工作人员不这样认为。“这尸体有问题,我们不能收,你们还是报警吧。”在殡仪馆工作人员坚持下,死者亲属拨打了110报警。  凌空派出所办案民警车驰宇只看一眼,便认出死者就是平日里游手好闲,打爹骂娘、往死里欺负自家人的李全(化名)。“他家的情况我太了解了,家里特别穷,他住西屋,他妈、妹夫两口子和孩子一起挤在东屋。”  经调查,死因出来了:“当时现场并没有被清理,从满地喷溅的血迹可以推断,这绝非自杀,而是他杀。”车驰宇告诉一个细节:在警方摸排走访时,附近的邻居听说李全死了,全都拍手称快:“他死有余辜!”凶手是谁?邻居的一句话让警方找到了目标:“头天,他往死里打孩子,把他妹夫打急眼了……”  老实妹夫“火山爆发”  凶手就是死者的妹夫大林。  李全的妹夫大林(化名)交代犯罪动机时,将头埋在胸前,不停抓挠头发,痛苦地说:“都是被他逼出来的。”这个他,就是他的大舅哥李全。四年前刑满释放后,李全与大林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大林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都被大舅哥掠去。不给,就是一顿拳脚。描述这段往事时,大林因牙被大舅哥揍得所剩无几,说话始终在漏风。  更让大林痛恨的是:岳母瘫痪,当初是李全给拽下床弄的;妻子精神不好,也是被李全折磨的;7岁的孩子如今有事没事就被李全抓来暴打一顿……这一笔笔恶账全都刻在一家人的胸口上。  火山终于爆发!  上周五晚(12月2日),李全拉大林喝酒,都没少喝。因大林买酒速度慢了,李全又一次挥出拳头。这一刻,大林想起了前一天晚上大舅哥对自己闺女的暴行:孩子的耳朵都被拽破了,哭着跪在地上求他让他放手,他都不放,简直禽兽不如。“如果不把他整死,这一家人就全完了。”他抡起柜子上的DVD机,用力砸向李全,连砸六次……  家庭会议“宣判”——误撞身亡  12月3日,大林酒醒后,将家里亲戚全部召集,开了一天家庭会议。  亲戚你一言我一语地诉说李全平日里给大伙带来的精神乃至肉体的伤害,没人为他的离去感到遗憾。大家集体讨论通过:直接将尸体送火葬场,烧了干净,事情到此了结。甚至,就连死者李全亲妈,都不愿追究。警方调查时,老人始终坚持自己的儿子是一头撞死的,和别人无关。  所有的亲戚都将情感的天平倾向了大林。于是,出现了殡仪馆那一幕。但是办案民警指出:一个人无论有多少错甚至犯罪,都应由司法机关依法进行惩处,而绝不能由个人或家庭自行处置、以暴制暴、践踏法律。  民警说  早点报警,管住“祸害”  副所长刘东告诉,生活在暴力阴影之下的大林一直在忍辱负重,从未报过警。“如果他第一次被打就主动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李全肯定不会像今天这样嚣张。我就不信,他打一次我们处理一次,还无所顾忌?也许到最后这个故事的结局也会因此变了模样。”  据了解,五里河派出所在处理家庭暴力方面就有一个创新:为施暴者建立档案。每次施暴,警方都到场做下笔录,如果有过激行为就加以追究。这种动态跟踪管理,很是震慑了一部分“暴徒”。  专家说  学会疏导,管住“自己”  懦弱忍让的妹夫,一旦愤怒采取的竟然是如此极端的解决方式。这背后是怎样的心理成因?就此采访了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卫生与治疗中心主任刘长辉。  “每次他的劳动果实被掠夺,都会对他心灵造成一次打击,这样负面的生活事件累积太多就会不断地增加心理负荷。当他愤怒压抑防御体制到达一个顶点时,一旦出现扳机点,比如这次的大舅哥打孩子事件,这些储存的负能量就会爆发。”  “此事告诫类似行为反应的人:如果内心有苦闷,一定要与他人建立有效沟通,及时发泄出来。面对暴力也要懂得反抗,反抗实际上也是一种发泄。”( 徐娜)

桥栏
砂浆搅拌机
双旗币鉴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