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七八

2019-03-14 15:09:06

虎嗅注:本文是李录先生《现代化十六讲》的第七、第八讲。欢迎关注作者新浪微博,转载本文请不要删改。

李录现代化十六讲之七八

七、美洲大陆的发现及其划时代影响

导读:从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后,只用了几代时间,就让75%的美洲当地人丧生于细菌。在英国和其新建立的移民国家的参与影响下,环绕大西洋的经济成为一种特殊的、史无前例的经济状态,完全由自由的商人和资本家来掌控,在有限政府的支持、保护下形成了一个全球性的自由市场经济。1687年牛顿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开始了一场现代科学革命,给了欧洲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环大西洋的新型的自由市场经济和科学革命一起,为现代的诞生提供了根本的条件。

农业文明时代,地理位置一直是西欧的软肋。当时西方的中心虽然已经从中东转移到地中海、南欧,但是西北欧依然是落后的地区。不仅如此,它离富足的中国和印度也非常遥远。十五世纪的欧洲人对马可波罗笔下天堂一样的中国充满向往,希望能打开与印度和中国交易的通道。当时西方和东方的贸易通道主要是在陆地上经由中东,而此时中东已经被穆斯林占领,又因为基督教与穆斯林的战争很难通过。唯一能通商的是一些零散的欧洲商人,比如威尼斯商人,通商的货物主要是印度的香料。为了找到前往印度、中国的海路,西方开始了大航海时代。葡萄牙的达迦马最初绕过非洲好望角建立了一条通道,接着是哥伦布出海时,抱着绕过大西洋直接寻找亚洲的希望,意外发现了一块全新的大陆。他误以为自己到达了印度,称当地人为印第安人。然而这次发现不仅改变了欧洲的历史,而且彻底改变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轨迹。

人类第一次进入美洲是公元前15,000年,当时出走非洲的人类祖先通过西伯利亚的大陆架直接步行进入到美洲,但是在公元前12,000年以后,由于冰川纪的结束,全球变暖,海平面的升起,这个大陆桥不复存在。所以在此之后的一万多年里,整个美洲由于被太平洋和大西洋所孤立,完全和其他的文明脱离了关系。虽然它自身的气候条件很好,但几乎没有适合农业、畜牧业的野生植物和动物,农业和畜牧业的资源非常贫乏。适合农业的植物只有四种,适合畜牧业的动物一种都没有,本地产量最高的玉米又育种不易,须经过十几代育种才可以。所以它发展农业文明的先天条件极其恶劣,起步比别的地方落后,种植业发展速度也极其缓慢,整个畜牧业从来就没有发展起来,因此社会组织的发展程度也很低。

当欧洲人到来的时候,美洲大陆只有墨西哥和南美有两个较大的政权,且都是比较初级的政权,欧洲移民的相对优势显而易见。这时的欧洲因为连年的战争已经具备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强大的战争组织能力,在技术上有铸铁和火枪火炮,所以当地土著人的抵抗必然以失败告终。但是欧洲人带入美洲大陆最厉害的武器还不是铸铁和枪炮,也不是战斗能力,而是他们身上携带的病毒细菌,和他们带来的牲畜身上的细菌。人类在过去几千年和细菌的战斗中逐渐开始占上风,但是代价惨烈,黑死病一次性让欧洲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其他的疾病,比如天花,在中世纪时也造成将近10%的欧洲人口死亡。虽然活下来的人身上已经有了抗体,但是这些病毒和细菌并没有消失,而一直和人畜并存着。这些细菌对于身经考验并携带抗体的欧洲人已经没有什么威力了,但从来没有经历过它们的北美人对付这些细菌则完全没有抵抗力。从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后,只用了几代时间,就让75%的美洲当地人丧生于细菌。

原本就人口稀少,政权低端的美洲大陆,在欧洲人到来后政权被彻底摧毁,原著民几乎被细菌全部消灭。欧洲人在十六世纪初期发现自己继承了一个崭新的新大陆,而且令他们惊喜的是,这个新大陆的自然条件非常好,适合种植农作物,饲养畜牧业。且新大陆的面积是西欧的将近九倍,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比如有大量的白银及其它矿产资源。这个新大陆彻底改变了欧洲的经济状况,仅西班牙就从16世纪到18世纪从南美运回了五十吨白银。美洲的发现还一举解决了西欧的土地瓶颈,为人口流动提供了新的可能,尤其对那些在本国受到迫害的,家里没有继承权的边缘失意人,美洲很快变成了他们更好的出路。加之美洲土地肥沃,适宜种植任何农作物,欧洲人就用少数奢侈品到非洲去换来奴隶,让奴隶在美洲种植蔗糖、棉花、树木,再把农产品运回到欧洲,把新的工业品运回到美洲。这个过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环大西洋的贸易圈,迅速让欧洲经济在16世纪后活跃起来,为欧洲经济突破农业经济瓶颈创造了条件。

不同的欧洲殖民国家对美洲移民的态度也有所不同。早期的殖民国家西班牙、葡萄牙并不重商,集权的王权只是把本国的商人当成提款机,所以新大陆也就成为王室掠夺和取得白银的机会。统治西班牙的皇族规定,如果有人征服了美洲任何一个地方,只需把20%所获上缴给皇权即可。皇室收来的白银主要用于持续了几百年的欧洲内部战争。但是与此同时西北欧的一些国家,也开始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待新的大西洋经济,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荷兰和英国。

英国从1215年“大宪章”开始一直是弱君权,此后的议会不断从皇权中分权,15世纪以后任何有一定财产的公民都可以选举国会的下议院成员,所以下议院逐渐成为成功商人的代言人。到了17世纪,经过一系列下议院和国王的内战,今天的议会制得以初步建立;在1688年以一场不流血的政变,一位荷兰的王子坐上了名义上的皇位,并签署了权利法案,标志着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君主立宪有限政府的成立,第一个重商的宪政国家出现。这个政府的权利主要是在下议院,代表商人利益,有产阶级已经可以选取自己的人员进入,这使得英国在17世纪成为一个重商的社会。这时的英国在北美的经营就表现出和西班牙葡萄牙在南美的经营完全不同的方式,建立起来的移民国家以代表商人利益、保护私人财产为根本目标,移民新大陆的人也主要以追求财富和宗教自由作为终极目标。在英国和其新建立的移民国家的参与影响下,环绕大西洋的经济成为一种特殊的、史无前例的经济状态。这时,一个完全由自由的商人和资本家来掌控,在有限政府的支持、保护下形成了一个跨大西洋的、全球性的自由市场经济。

美洲大陆及大西洋经济的形成给整个欧洲大陆的知识分子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因为航海时代到来,因为新大陆的发现,这个时代开始面临一些最根本的技术问题,无论是对地理学、地质学、生物学、航海技术、天文学,还是政府的本源、经济的本质等等,都提出了一系列新的问题。此时欧洲的知识分子们试图去找到这些问题的本源,希望以一种机械式的观点来理解这个世界。如果说一两百年以前的文艺复兴还是人们希望在过去的圣人中得到答案的话,这时的启蒙运动已经不满足于已有的知识,强烈需要提出一种新的学问和世界观,解释新的大陆所带来的新的问题,需要以观察、实验为基础,能够反复验证、预测、更牢靠的知识。就是在这样强烈的社会需求下,1687年牛顿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开始了一场现代科学革命,给了欧洲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它把世界理解成一个像钟表一样机械的、可预测的、由原理、定律来控制的世界。在这种世界观之下,人们开始对于经济、政治、人文、宗教、文化、社会等几乎所有人类文明领域使用同样的理性、科学方法来进行批判性的思考,试图寻找它们隐含的定律。由此开启了一场持续了一百多年的启蒙运动。

环大西洋的新型的自由市场经济和科学革命一起,为现代的诞生提供了根本的条件。

八、现代化的诞生

导读:1776 年亚当斯密在英国出版了《国富论》,美国的国父们发表了《独立宣言》,瓦特在伯明翰宣布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这三件事合在一起,使这一年成为人类文明的分水岭,从此之后整个人类文明再次跃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从本性上看,人永远追求结果平等,接受机会平等。对结果平等的追求使得人类文明的任何进步都会最终传播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建立了提供机会平等制度的社会都会繁荣进步、长治久安。在现代科技基础之上的自由市场经济,这一制度创新让人类最终迈入了一个全新的文明阶段。

历史的长河里常常有一年格外特殊,一系列重要的历史事件集中发生,让这一年成为时代的分水岭。1776年恰恰就是这么一年。这一年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三件事发生了,亚当·斯密在英国出版了《国富论》,美国的国父们发表了《独立宣言》,瓦特在伯明翰宣布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这三件事合在一起,使这一年成为人类文明的分水岭,从此之后整个人类文明再次跃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大西洋经济的本质。在大西洋经济存在一百多年后,亚当·斯密希望知道,这样一个完全不受政府管制的经济能不能够成功。这种经济形态史无前例,如果没有美洲大陆原来完全无政府的状态,如果英国没有独特的历史,如果英国商人没有因为大西洋经济而迅速地成为有力量的社会成员,英国的国会也不会在17世纪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去主导政治。这个新经济实质就是在英国、荷兰和大西洋的北美洲,形成了一个环大西洋的,以有限政府、完全资本主导的自由贸易的经济。亚当·斯密本身是一个道德哲学家,思考问题总是从道德、特别是社会的公益出发。所以他从社会福祉角度思考了自由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他试图证明,个人完全出自个人私利的动机,不需要高尚的动机,通过自由竞争,就可以让产品更加丰富,成本更低,社会资源分配更加有效率,从而使整个社会的财富增加。这个过程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引导整个社会更加合理。这只看不见的手,对应的是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事实证明政府不需要在自由经济的活动中干预,就可以让社会的经济达到最佳的效果。所以他的结论就是政府在经济活动中合适的角色就是不干预、不作为,政府的主要功能是保护私人财产,保证自由竞争存在,反对垄断、保证自由市场的秩序,在国际间推动自由贸易。

亚当·斯密的后继者李嘉图基于对社会分工的分析进一步阐述自由贸易的优势。在自由贸易和社会分工时,即使交换双方有一方在各方面都更具实力,分工和交换还是对双方都会有好处。这是一个很深刻的洞见,解释了为什么贸易会带来繁荣和财富,并且市场越大,则贸易带来的财富增量也越大。

亚当·斯密的理论发表时,大西洋经济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但是就政府应该如何对待这样一种经济,尤其是这种经济体制未来的方向,并没有一个共识。在欧洲大陆里,最有影响力的学派还是商本主义,基本贸易零和分析,主张高关税贸易壁垒。但是亚当斯密的理论对英美形成了长期持续性的影响。英美两国的政府功能,尤其是对殖民地的态度,和其他殖民地的强权表现出了很大的不同。英美两国开始在全球推动自由贸易、自由市场,这一政策为3.0文明在世界的传播和发展,甚至今天产生全球性的市场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同时代的其他一些政治经济学家从劳动力来解释价值的创造,其中最有影响的是马克思了。他认为人的劳动最终创造了一切价值,但是劳动的果实不公平地被资本家剥削,预测这种剥削最终会导致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让世界进入到一种新的形态,即共产主义。然而就在马克思写完《资本论》笔墨未干的时候,英国、欧洲其他国家、美国等,几乎全球资本主义,环大西洋经济的劳动者的工资出现了一个一两百年的长期的上升。资本主义就像亚当·斯密预测的那样,最终造福了几乎所有的人,资本家、劳工、生产资源所有者、消费者。

1776年美国的独立让人类有一次机会,可以在启蒙时代对于社会、自然、人、经济本源的科学理解基础之上,建立一个全新的政权。美国国父都深受启蒙运动影响,所以这个新政权的经济准则深受亚当斯密的影响,政治上的准则受洛克的影响。1776年美国建起的是一个实行宪政的有限政府,政府的根本目的在保护财产,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民众的授权,主权在民,而政府非常小,目标、手段、授权都非常有限,完全为了维护自由市场的秩序和扩大自由市场、保护商人的利益、保护私人财产及公民个人自由而存在。比如华盛顿领导的第一届美国联邦政府开始只有几十人,下属四个部。每个部长其实就是总统的在这一部门的大秘书。所以美式英语中,“部长”与“秘书”是同一个词。一个拥有这样原则的政府,在如此大的国土面积上实践,这就保证了新的大西洋经济有可能成为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基础。

《国富论》和美国独立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类历史,但第三个事件给人类历史带来的变化更为巨大,那就是蒸汽机的发明。这一发明第一次让热能和动能之间在几乎不损耗的条件下完全地转化。牛顿已经证明能量可以在所有形态中,在理想状况下以守恒的方式来转换,但是在瓦特蒸汽机发明之前,能量的转换从来没有超过1%,瓦特的蒸汽机一下子把功率大幅度提高。当时石化燃料已被发现,这个地球为人类储存了几亿年的礼物比自然界可以吃的农作物和可以驯养的动物更加威力强悍,所蕴含的能量几乎无穷无尽。蒸汽机把这些能量丰富的石化资源以最高的效率,在几乎不损失的情况下直接变成动能。人可以掌控的动能,从原来肌肉的几倍,迅速变为几百倍、几千倍、甚至于无穷。石化能源到动力能源的转换让人对机械的掌握达到了一个完全空前的状态,工业革命从这一次的动力革命正式开始,科学和技术形成了良性循环,互相影响,互相推动,让人对自然的掌握在短时间内达到了一个空前水平。科学技术和现代的大西洋自由市场经济结合,又释放出更加惊人的力量,迅速变成财富,迅速转化成新的生产力,迅速化为产品,迅速把在以前别人看来只有王室享受的产品用最便宜的手段生产出来,供给每个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形成消费者社会。

现代科技和现代自由市场经济的结合就形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制度创新,这一次制度创新让所有的人都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才华,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物质财富。科举制虽然实现了靠智力和管理水平分配政治权利,但是通常人对于经济财富的追求更高于政治权利,因此政治精英又会把政治权利转化为经济结果。虽然科举制下的政治治理权力是相对公平的,但是当政治权利被转化成经济财富分配的时候,一般人就会认为它不公平,是腐败。而自由市场经济里给每个人提供了真正的平等机会,人人能够获得自己应得的经济果实,彻底解决了人类最大的需求。人的本性就是追求结果平等,接受机会平等。人对于结果的平等,永远抱有既不能实现,也不能放弃的梦想,但是人真正能够接受的却是机会的平等。所以凡是能够创造机会平等的制度,都是最伟大的制度创新。

从本性上看,人永远追求结果平等,接受机会平等。对结果平等的追求使得人类文明的任何进步都会最终传播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建立了提供机会平等制度的社会都会繁荣进步、长治久安。

到目前为止,人类第二伟大的制度创新,是以学问、学识、能力为基础的科举考试制度来分配政治权力。第一伟大的制度创新,就是在现代科技基础之上的自由市场经济。这一制度创新让人类最终迈入了一个全新的文明阶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